当前位置:首页>佛学知识

地藏菩萨灵异记

编辑:时间:2019-10-09 09:27:19阅读次数:
地藏菩萨灵异记

  地藏菩萨灵异记

  邱华生

  时代轮子已转动到太空时代,人人都以科学自眩,假始还有人再谈信仰,或者什么灵感的话,一定会有人来说你落伍、迷信,甚至扬言冬烘先生。可是,科学真能解决了人生问题吗?人类只依科学就可以生活吗?人不是机械,不可能只应用科学原理,令他依照一定的法则、规律去转动,过这一辈子;而且人生的遭遇,实在太微妙了,太不可测了,藉死板板的科学定理是难以得到答案的,所以,不管时代怎样演化,宗教信仰仍然占著人类生活的最重部份,菩萨的灵感事迹也是不容我们否认的。

  我现在所要记述的一则故事,是发生在近年内,是我本人所亲历的事实,我们可从这不可思议的事迹中,约略窥见菩萨神力的伟大,以及信仰力量之叵测!进而发大信愿,恭敬礼拜,增福开慧,早证菩提。

  位于台中县和平乡的自由村是一个山地乡村,居民大多数是高山同胞。在这深山茂林的山地上,屹立著一座地藏菩萨庙,为高山地方平添一些景色,也属罕见。说起来这座庙宇的来由,却有著令人一掬热泪的伤心往事。那是民国十六年的春天,正是百花争妍,万紫千红的季节,不料一阵名叫骨痛热(医学名称Denguefieber)的瘟疾,横袭山地的和平乡,现在叫做自由村竹林部落的这一地方,几乎全部灭亡,男人中只有一个幸免于难的,就是现住自由村今年四十七岁的吴天生先生(山地人)。为了超度死于瘟灾的亡灵,当时特发起建立一座地藏庙,雕了一尊三台尺高的地藏菩萨尊像,民国十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并请当时的曹洞宗台中寺住持日籍僧侣大野凤洲举行一次隆重的开光法会。此后,在菩萨护佑之下,这个山地乡村也慢慢的恢复了元气,渐渐地繁荣了起来。

\

  时间过得很快,宝岛回归祖国怀抱,山地同胞受到政府的特别嘉惠,加上自己的努力,生活益趋安定。然而,几年前,洋教挟其庞大的物质资本,向山地同胞展开面粉旧衣攻势,山胞经不起这个勾引战术,结果整批投降作了上帝的「顺民」。而他们从前所崇拜的地藏庙,随著日月迁流,也已经梁折柱倾,摇摇欲坠了。这时候,有居住该地的平地人(迁入山地耕作的平地人)吴盛金、吴仕君、吴仕成、吴仕均等兄弟,毅然发起重修旧庙,集资将近万元,不到一年功夫就将该庙恢复了旧观。重建落成典礼择定民国五十一年八月五日举行,他们特别到苗栗县铜锣乡竹森村的树泉寺去请能做佛事的居士们来做这一次的落成法会。佛事人员由八十余岁黄鼎华老先生率领,有陈阿汉、赖仁富、邱阿枯、赖秀福、邱水坤、赖村上、赖田福(以上现住铜锣乡),黎木盛、邱生初、胡艳光(以上现住三义乡),一行十余人浩浩滂荡向自由村出发,本人也滥竽充数,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是日法会圆满后,歇宿一夜预定明早(八月六日)即启程返乡。讵知是夜狂风大作(台风)大雨倾盆,次日起来一看,举目汪洋,山崩地塌交通断绝,全省各地灾害甚重,当时几度想跋山涉水,徒步回来,但是到处桥梁流失,寸步难移,只好再寄身地藏庙内,静望明天情况能够好转过来。七日晨起来,洪水未退,大家的脸上都罩上一朵愁云,相顾无语,不知如何是好?不久,大家到地藏菩萨前(那天正是俗称登位第三天),祈求菩萨慈悲护佑,使我们能够一路平安抵家。祈祷后,我们一行便开始踏上艰苦的旅程。就在距地藏庙不远处有一座乌石坑桥,一头的护岸被大水流失达十余公尺长,除非想一办法用大麻竹连接起,架一座临时桥,否则休想通过。同伴中有善游泳者,入水试探,测知水深近一公尺,且水流湍急,要涉过十余公尺长的河流,不是易事,结果还是退了回来,望水兴叹。这时招待我们的吴盛金先生等已去砍伐大麻竹,准备架设临时桥,以利我们渡过。就在这时,我们不约而同地坐下来默念地藏菩萨圣号若干遍。说也奇怪,不到二十分钟光景,水位顿退,从一公尺左右退到只有三十公分左右,大家睹状,觉得已没有危险纷纷下水过河,我扶了八十多岁的黄老伯于最后渡过。奇怪的是当我渡过一半左右时,忽感到水位开始再涨,在我后面,尚有从天狗(地名)地方来的七、八个人,还有一对荣氏夫妇也跟著渡过。当大家都平安的过了河后,也就没有回头去看水有没有继绩再涨了。另一方面,吴先生他们把大麻竹运到河边时,已看不到我们。水还是一般的大,为什么我们能够过来?事后才知道当我们去后不久,吴先生等再到河边的时候,河水再涨到与半小时前同样的深度,这是多么奇怪,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啊!

\

  佛经说,菩萨以种种神力救众生苦难,水灾是人间大灾难之一,若能至心称念菩萨圣号,必得解脱。这次以个人的亲身经历,证明佛语之不虚妄,除了加强信念,虔裁礼拜,以报鸿恩外,谨愿读此拙文者,也生起信念心,大家来齐念愿力广大、有求必应的「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圣号。

本文链接:地藏菩萨灵异记

上一篇:在家供佛的礼仪及禁忌

下一篇:在寺院做义工真的没有“报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