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知识

忏云老法师开示─唯识与禅

编辑:时间:2019-11-11 09:27:23阅读次数:
敬录自 忏云老法师开示录《莲音》 唯 识 与 禅 唯识是佛说的各宗之一,算是大乘。小乘有时候但讲到第六意识,不讲第七识、第八识;大乘讲八识。要说呢,禅宗也算是唯识。 “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觉,此是剎尘佛,一路涅盘门。”这么看、那么看:街上种种的热闹场所,跳舞场、灯红酒绿的地方,都是心往外走。心往外走就惹出不少的乱、痛苦人生。转过来,背尘合觉,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背尘;合乎觉性,就是反闻闻自性。尘都消灭了,但有自性,反闻闻自性,性要是圆成了,性成无上觉,就成佛了。此是剎尘佛,一路涅盘门。基本修行方法,就是背尘合觉、反闻闻自性。所以,佛门弟子有时候走到街上、大庭广众中,眼识要收得住才好、收住眼神。用功的时候,眼观鼻、鼻观心。 沙弥十戒、菩萨戒先戒杀,要度众生,杀生最违背菩萨戒、最违背度众生出苦的。要是出家的戒呢?第一是戒淫要紧。最重的戒也是杀盗淫妄。次要的戒就要戒手淫。西医讲手淫是慢性的自杀。再是精液要是不外流、就往五脏六腑去,以至于到筋骨去,骨髓

\

都充满。要是精液往外流,都枯了、骨头都枯。要是往内走,久了以至于将来火化都有舍利;要是往外流就是骷髅骨、疏疏的。再是,精液不流、精神能饱满,很重要的。所以,最重要的是戒杀、盗、淫、妄;在自修的戒可以说是淫、杀、盗、妄。次要的,第一不能犯手淫,不能特意去摸触女众这意思。以至于迦叶尊者过去是长者要出家,夫人也赞成,两人都修梵行。有百步蛇上床了,夫人那时候在睡觉,长者赶紧过去,百步蛇上床了。她説:“你怎么推我?”他说:“因为百步蛇上床了。”她说:“我们讲了嘛!无论有什么事情、任何事情,不能彼此接触。”长者就很钦佩、很赞叹。 还有呢,一切唯心造,越想自己越美、越想自己越美,电影明星取个名字叫十八子姓“李”、又“丽”、又“华”,叫李丽华。过去我小孩的时候,有个明星姓胡,起个艺名叫“蝶”儿─胡蝶儿。小孩呢,在小学时候把同学得罪了,他在我俗家门口电线杆上,写个“大王XX”第三第四字免讲了。我一早起来看了,我就气了。那么,画个人,几笔划画画…,画个人在跳舞。众生随着那个相、形形相相的“相”就起颠倒见。写个“大王……”还有两个字,这一看就气了;要是画一个明星,就执着了。再是,我头一次到美国,五十九岁的时候,在纽约街头,老远看一个小姐,穿着高底儿的鞋,并不是高跟鞋,全底儿都高。那时候正是越南战争,流行越南式的大裤子,像伞一样、像喇叭一样,老远飘飘荡荡的走来了。上身呢,穿小小半截袖的衬衣,头上挽的扭的,面上也擦的。不过好好一看,是个黑人小姐。她自己以为自己美,也是扭扭捏捏的。我一看:呕!差一点吐出来、就恶心。人都以为自己美。黑人以为黑人美,白人呢?老祖母那时候说:黄头发蓝眼珠子,活像个鬼一样。现在受西洋人的西化了,也是看得美,不叫黄头发、叫金发;蓝眼珠子呢,小孩那时候就听说“碧眼儿”。众生都以为自己美。我在大冈山上住,那时候四十年前,还没有流行到屋子里头有厕所,在院子老远弄个篱笆。一早我到院子去小厕所。早晨朦朦胧胧天不亮,我迈脚一看!前面是条蛇。我那一只脚已经伸出去了

\

,后脚就用力量再一下跳过去了,佳哉!佳哉!没踏到。要踩了、牠回头咬你一口,就糟糕了。可是你在街上要是遇着小姐了,你碰一下她,她要回头,就不知道这是百步蛇唷!同学要警觉。 这一戒要是持好了,先证破身见,不以为自己的身体是身体,也不以为他们的身体是身体,就是五脏六腑众缘和合唯识现,肮脏的,吃了拉、喝了尿。好比以前旧式厕所那个味气,尿得那个骚、拉得那么臭,上厕所那个声音哪!“澼沥噗洒、澼沥噗洒、咚!咚!咚!”脏死了。人就是这么个东西。还有,同类,白人看白人好、黄种人看黄种人好、黑种人看黑种人好。我差一点踩着百步蛇、把我吓了一跳,早晨拜佛心中都还想着百步蛇,从生没看过那个样子。早晨有山下的人到山上挑柴、打柴。那时候我台语已经讲得很好了,我就对他说:“我早上险险踏到一条蛇,一节白的、一节黑的。”就像过去穿旗袍一样,扭扭捏捏的,小眼睛叫“秋波”,秋波还扭头回头一看,吓死人!他说:“法师!你还小心啊!牠有公有母,要是有一条公的,一定后面还跟个母的。”我从那儿就开悟了:什么都有公母,连蛇还有公母!猴子又调皮又捣蛋的,人要是长得像猴子样,猴子也有公母。猪呢,留着小辫子,两个大耳朵,肚子一走、东晃西摇的,脚上也是蹬的高跟鞋,说话的声音娇娇捏捏的。公猪看母猪好;母猪看公猪也好。所以同学信佛,要想出家,第一要把这一关打破。就是不出家,在家,有佛法,也是甘露水。欲火烧身哪、身体不好;要有不净观,要明白唯识所现,就没有那么大的影响。 达摩祖师见梁武帝,梁武帝说:什么叫第一义谛?你是西来的祖师,什么叫第一义谛?达摩祖师说:阮没晓!什么叫义谛?离言绝相,哪有第一义谛、第二义谛!达摩祖师这么说,梁武帝也是没晓。达摩祖师一看机缘不到,就到少林寺去面壁。皇宫晚上华灯初上,梨华园满开的,悬灯结彩、歌舞管弦,皇帝每天在梨园里听戏,国家一兴、国家一亡。国家一亡呢,明末崇祯皇帝,国家亡了,自己的公主不就要被人污辱吗?先拿剑把自己女儿当面一剑捅死。我就感觉:唉呀!世间的富贵荣华,转过来呢、就是种种的灾难,世间很痛苦啊! 还有呢,讲起来不净观,小孩儿不懂,渐渐大一点,八、九岁、十岁渐渐懂:人生的时候,还是颠倒生的。邻居有个太太生产,好几天生不下来,我那时候已经有二十二岁,我也不懂,生不下来就生不下来。母亲老人家就说:哎呀!苦死了、苦死了!找死罪、找死罪的!说是在床铺上滚、这孩子生不下来。我看都是淫欲的果报。又过了几天,嫂嫂去看,回来说:生下来了,还是倒生的。这一句我就不懂了。就像禅宗说一句打禅机、不懂!我就问母亲:怎么叫倒生的?母亲说:倒生的腿先下来。啊!我说:人生下不是像降落伞部队一样,从飞机上降落,都是腿先下来的嘛?说:不是,头先下来。这不是颠倒嘛?所以骷髅图这不净观,我在东京日本最大的书店、七层楼,买的。回来我看很好就再印,照这个作不净观很好,这是对待的对治。弄个电影明星的相在那儿挂着,挂─挂─挂到电影明星八十六岁了,胡蝶儿死在纽约,八十六岁死了,那时候是第一的电影明星、死了。达摩祖师根本就示现面壁,和梁武帝一谈,机缘不到,达摩祖师就到少林寺面壁。面壁那个壁,并没有电影广告。那个壁是平平坦坦的、洁白的白壁。一者壁上没有画、这些人物;二者没有鼓洼,平平坦坦、也就没有生灭,不生不灭的心。 达摩祖师在那儿面壁。二祖过来顶礼,达摩祖师没睬他。包个红包吧!送上去。初祖也是头都不动。雪紧飞紧下,找个柴刀把胳臂打断。先供养可口可乐也不乐,再供养红包也不乐,以后把胳臂打断了、供养上,这时候达摩祖师这才回头看看,说是:仁者这样的苦心为法,为的什么?二祖说:“弟子心不安,怎么好?”达摩祖师说:“你把心拿来,我给你安。”二祖一听!一观心:现在心剎那变成过去心了,未来心变成现在心了,现在心变成过去心…,就这样:现在、过去,过去、现在、未来…。禅宗还有个公案:在禅宗一代大师的寺院外面有个小店,有个老婆子在那儿卖饼。有个禅和子作的《金刚经》讲义─青龙疏钞,预备出去和诸方见证,那意思:我很会作。去参方看一看,这时候走得饿,遇到老婆子,就说:给我点儿点心,我点心、点心!婆子可能是菩萨示现的,她就知道,说是:你担的是什么?担的我作的青龙疏钞。菩萨说:喔!你作的《金刚经》的青龙疏钞啊!那我问一句:“《金刚经》里头有‘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心不可得,你点哪个心?”作者说不出话来。我看那婆子是菩萨示现的。那个意思:没有真正的些心,都是妄心、生灭心。生灭心生灭生灭…,从早到晚一直生灭,有时候心里还有事情睡都睡不着、这个生灭心。往哪点?点什么心?弟子心不安,你拿心给我安,一找过去、现在、未来心…,弟子觅心了不可得。达摩祖师说:“吾与汝安心竟。”你觅心了不可得的时候,我把你心就安好了。这是禅宗着名的。 唯识以后都归到禅宗,参这个唯识性。天台以后都归到念佛,念佛宗。接着也可以禅净双修。觅心了不可得,哪有妄想心?但有无量光明的心、无量寿命的心。说到极处,若七日一心不乱,得了一心不乱,就归到一心,千念万念归到这一念,这一念还不可得的时候就了生脱死了。广钦老和尚圆寂前,我去拜见他老人家,老人家在那儿徘徊走来走去,说“不去亦不来!”。佛也这么说、菩萨戒也这么说,大乘经典好多这么说,不去亦不来。“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中观论》第一句就是不生亦不灭,要紧在这。 再不然,早晨念楞严咒降伏欲魔,楞严经就因为摩登伽女,她用魔法、魔咒迷阿难尊者,佛就念楞严咒,派文殊菩萨救阿难尊者回来。救了阿难尊者回来,就给大众说法:你这个心哪处是真心?七处征心都征不到真心,阿难尊者闻法大彻大悟,就感谢:“将此深心奉尘剎,是则名为报佛恩。”所以早晨就订的持楞严咒先降欲魔,欲魔一降,八万四千烦恼都跟着谢下去了。 南无阿弥陀佛

本文链接:忏云老法师开示─唯识与禅

上一篇:恶人念佛一定往生吗

下一篇:怀孕的人 不能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