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般若经

第一百六十七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编辑:玄奘法师 译时间:2019-06-25 19:12:05阅读次数:

金刚经金刚经全文金刚经译文

第一百六十七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初分校量功德品第三十之六十五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东胜身洲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东胜身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北俱卢洲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四大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小千界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小千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中千界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中千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此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此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十方一切世界诸有情类皆住菩萨不退转地。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若赡部洲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赡部洲、东胜身洲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东胜身洲诸有情类,若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诸有情类,若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北俱卢洲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四大洲诸有情类。若小千界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小千界诸有情类,若中千界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中千界诸有情类,若此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此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若于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此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若于十方一切世界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若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赡部洲、东胜身洲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东胜身洲诸有情类,若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诸有情类,若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北俱卢洲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四大洲诸有情类,若小千界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小千界诸有情类,若中千界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中千界诸有情类,若此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此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若于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此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若于十方一切世界诸有情类皆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般若波罗蜜多所说法门应正信解,若正信解则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能修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则能证得一切智法,若能证得一切智法则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复以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法门巧妙文义为其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有善男子、善女人等,教一有情令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复以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法门巧妙文义为其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憍尸迦,后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东胜身洲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复以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法门巧妙文义为其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有善男子、善女子等,教一有情令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复以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法门巧妙文义为其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憍尸迦,后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东胜身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诸有情类皆趣无上正等菩提,复以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法门巧妙文义为其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有善男子、善女人等,教一有情令于无上正等菩提得不退转,复以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法门巧妙文义为其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憍尸迦,后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

本文链接:第一百六十七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上一篇:第二十八卷 摩诃僧祇律

下一篇:阿毗达磨顺正理论 第七十一卷

李罕诵金刚经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金刚经作为般若部的经典之一,虽然篇幅短小但文字结构仍然晦涩复杂,为方便各位师兄读诵金刚经,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金刚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